当然是开心的要死恨自己这一帮刚刚相交没多久

分享到:
  李林竟然屈身一拜道“我知道现在不配招揽二位兄弟,但是若是以后我李元杰能够有一方土地,上万人马,可问……二位愿意投奔我否?”
 
 第二百四十四章 猛攻江陵
 
    军营里发生这么大的事,身为都尉的乌木立马就跑来了,制止事件,还通知了几个伯长,在军营里这么大规模的闹事弄得乌木开始还以为是军营哗变呢,可当找李林时一打听李林都半个月没来军营里了,乌木立马大怒,但是顾着邴原的面子还是一早就将这件事报告了邴原,自己并没有直接处理
 
    邴原听了乌木的禀报后气的胡子都直了,立即去调查一下才知道,李林一直都在城外后山的园子里折腾,派人仔细一查这牌匾上的赵家商号原来是生产肥皂的铺子,邴原何许人也,李林这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了他,他立马就猜到了李林的所有计划,心里这个气,小兔崽子竟敢用这种烂招数搪塞我,立即派人叫李林来自己府上。
 
    李林一听心里苦到‘这可坏溜!自己本来也知道自己这招早晚也会被伯父发现,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如果晚一点等自己生意做大了,伯父也不会好意思让自己关门,反正现在肥皂生意已经和李家撇清干系了,李家现在只是属于帮忙而已,虽然这个蹩脚的方法明眼人都能看明白,但是李林要的就是让邴原有个台阶下,可是自己刚刚起步,现在伯父一定会让自己关门的。嗨!我怎么忘了我那五百号人了,这帮小子就给老子惹祸,你说惹祸就惹祸吧,还惹下这么大的祸,丫盖都盖不住,我可就惨喽,看来军队里也混不下去了,这以后我该怎么活啊,我的美好生活啊……‘
 
    李林战战兢兢地来到太守府,迎面正好碰到刚刚被邴原训了一顿的乌木,军营里出这么大的事也都是他监管不力,乌木看看进来的李林,走上前,看看李林的有伯长标示的军服还很吃惊,这不是那次问自己茅厕的新兵嘛?
 
    李林用一种不好意思的眼神看着乌木,乌木拍拍李林的肩膀快步离开了,其实乌木还有些佩服李林,李林体恤自己的士兵不说,就说他那些训练的兵,那一个个都跟疯子似的,不禁体力惊人,个个力气都个牛犊子一样,军营就是军营,那一年招新兵都会都打架的事件发生,不过李林的兵太牛逼啦,打伤了好几百人。
 
    乌木有打听了一下他们平时的训练方法,十分奇怪,而且还是李林发明的,能用这些看似简单而且奇怪的方法训练新兵变成这么牛逼的人那一定是大才,所以刚才乌木还把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但他不知道其实邴原最气的还是李林做买卖的事,所以乌木的一人抗下责任对于邴原该怎么惩罚李林不相干,所以乌木还抱歉似的拍拍李林的肩膀表示无能为力。
 
    李林问过下人,来到了邴原的书房,敲敲门只,开始没有声音,忽然听屋内一声暴喝“逆子还不快进来!”
 
    李林吓得一伸舌头,低着头慢慢走近了书房中,没等邴原开口,李林进去直接就跪下了。
 
    “叔父,侄儿知道错了,你老别生气啊,我不该玩忽职守,导致军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
 
    邴原眼睛一瞪“逆子,看看你带出来的兵,一个个就像你一般顽劣,幸好乌都尉及时赶到,要不然事态严重了你我都要受到制裁!”
 
    “是是是,我以后一定会眼里管教的,绝对不会都下次。”
 
    “你还想有下次!要不是你不在军营这种事会发生吗?说你这么多天不来营里是干什么去了?”
 
    李林听邴原这么一说心里想到‘靠!自己早就知道了还跟我这里卖关子,不就是不让我从商吗?你为老子愿意干啊,一天累的跟孙子似的,我都一个月没有跟我老婆来爱爱了,老子要穿越成一个王爷、侯爷的还用干着个’
 
    心里虽然把邴原埋怨的要死,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为难的表情,“伯父,这个……”
 
    “你还跟我在这里装!你的肥皂作坊一直就停产了半个月,然后你就换了个牌子,还让你府上的人在商曹那注册了一个赵家商号,你以为我不知道,赵家商号的老板就是已经在李家呆了快二十年的赵先生,他跟他比与你都熟悉,你还想瞒我?”
 
    “伯父,侄儿没有相瞒您,侄儿知道伯父你不愿侄儿经商,但是侄儿发明的肥皂真的是可以给不少人带来方便的,而且你看也有不少人已经喜欢上了侄儿生产的肥皂,是要侄儿能够稳定的生产一定会赚大钱的。”
 
    “我没有你这个侄儿,李家也没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小子,你家祖上几代都是读书人,出了不少官员,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办成了商贾之家。你从前虽然愚钝,对任何人都十分冷落,而且还没有大丈夫的气概,说话和形体都十分阴柔,但是你也是一个读书人,从善儒家之学,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唯利是图了!”
 
    李林一听,‘我靠!听邴原这么一说原来老子原来是个伪娘啊,怎么我老婆没有告诉我啊,坏不得这小子有真么漂亮的老婆都从来没有碰过,你说会不会这小子丫的……’正想到这李林感觉菊花一紧‘不要啊!’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还在想着你的赵家商号吗?”
 
    李林一直在发呆呗邴原发现,李林稀里糊涂的顺嘴说出一句“伯父,侄儿就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看不得侄儿经商,就连侄儿已经于肥皂生意撇清关系了,你还是不让侄儿与他头一点联系”
 
    “你、你竟然还敢顶嘴!你知不知道祖宗说的好‘商家驺奴’这从商就是和为奴一样,咱们这些士人怎可一与商者为伍!”
 
    李林一听这丫的是什么言论,我平手艺吃饭,不透不抢,不就是当个商贾吗,丫的还至于说我是奴隶吗,那现代社会财富大多都聚集在商人手里,人家有钱爱买什么买什么,想泡什么妞就有什么妞,老子从前的女朋友就是让一个大商人家的富二代给抢走的。
 
    “伯父,侄儿还是不明白!”李林怎么也想不懂故人怎么这么看不起商人。
 
    “你!”邴原也哽咽了,看来自己以为的训斥是不行的,语气转而缓和起来。
 
    “元杰,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商人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不稳的的群体,他们趋利而走,那个地方对他们有利可图他们就去哪,就像我乃郡里的太守,要的就是郡内的稳定,而商人却是流动人口,高卖低卖,来赚取差价,这与我们一直都读地儒家思想不符啊!还有税收,你父亲本来就想把你培养成人好让你能入朝为官,你就该知道,咱们大汉朝是与农业税收为主,商业税收很不稳定,所以商人也会是朝廷的心病啊……”
 
    李林思考了一会反驳说“不对,伯父商人怎么回事心病,你们只看到了商人不利的一面,是商人是唯利是图,但是伯父你有没有想到,如果没有让人的来回买卖,咱们可能连衣服都穿不上,伯父你说你身上的鞋袜和日常所用的东西哪一个不是商人用自己的辛勤付出才能有的,读书所学问可以让人飞黄腾达,但是如果没有商人,你有万万石的俸禄又有什么用。”
 
    邴原听了李林的话惊得没有办法反驳,因为李林说的话确实有道理,再加上李林的说法太过现代化,邴原一时还难以了解清楚。
 
    李林又道“伯父,商人才是这个这回的推手,农家产出的粮食、工人做出的布匹,就连朝廷给百官发的俸银都会经过商人之手才能得以流通,伯父当我来到乐浪之前,本来还听人所这里十分破败,只是大汉边疆一个落魄小郡,但是来到的城中在街上一走我就可以感觉到伯父你治理有方,一个屡受战乱的地方被你在几年之内打理的井井有条。伯父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邴原一听李林还不忘了夸一下自己低下头自嘲的摇摇头。
 
    “就是因为我看到街市上人头攒动,商客罗雀,有时候看一个地方是否真正治理的好就是看这个地方的商人数量,因为有客人的地方才回有商人,百姓只有真正有余钱了才回成为客人。”
 
    李林说完了,邴原愣在那里不说话,李林这个惊骇世俗的言论与上千年来儒家思想对商人的束缚想违背。
 
    邴原想了半天,愣愣的抬起头,闭上眼睛,又睁开,看着李林。
 
    “元杰啊,你说的有道理,可能以前我对从商理解的太片面了……”
 
    “伯父,既然你也说我有理了,我能不能站起来啊,我跪的真是好累啊!”原来说着这长篇大论了李林还一直在邴原面前跪着。
 
    邴原摆摆手“快起来吧,伯父真要好好思考一下你说的话。”
 
    “伯父这不怪你,我大汉四百年来都是以农为本的,这没错,但是我们也不能太片面的看待天下,我太祖刚刚建立大汉时,天下未稳,百姓急切需要休养生息所以一道家无为而治,而汉武皇帝呦以天下大势实行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就是应该重视时事的变化,现在先下以乱,再也不能一成不变,必须要有人站住来稳定这天下时局……”
 
 第二百四十四章 江陵斗法(1)
 
    果然不出一个月,带方许亮就早早的派人传来消息,辰韩灭了,金友与他家国王在自己的王宫中自刎而死,我方大获全胜。
 
    而且这一场大战下来收获也是不小,李成日派人送来了三万人的俘虏,而许亮自己带人也俘虏的三万人有余,还掠夺了大量的物资,粮草,军械,金银,李林可谓是大丰收。
 
    而这次传来消息不仅是跟李林汇报战况和缴获,还有许亮希望能够扩充军备,这一点李林还是同意的,命令许亮将这六万多人的俘虏尽数交给自己的伯父处理,他说怎么安置,就怎么安置,但是在交给他之前可是要搜刮一边,挑出精壮,已补充这次的损失,和适量扩充,李林还特意嘱咐许亮,兵贵在精,不在多,不要追求数量,要追求质量。
 
    而剩下缴获的物资,全部囤积在带方,老子打一会仗不能白打啊,要许亮与郝温那个老狐狸好好商量,论功行赏,军械粮草统统存入府库,一座备用。
 
    交代完了以后,李林终于可以安安生生的做了一个好梦的了,这一段时间,知道自己的一帮兄弟在前线打仗,李林心里怎能不着急,恨不得自己也冲到战场上去帮忙,一直都是吃不好,睡不好的,现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自己又发了一笔,当然是开心的要死,恨不得跟自己这一帮刚刚相交没多久的室友们说说,但是自己的身份是不能暴漏的,只好忍在心里。
 
    而一身轻松的李林则是每日依旧浑浑噩噩的读书,但是面对管宁的严厉管教,李林不学也不行啊,只好硬着头皮学习晦涩难懂的儒家之道,不会的就回去问徐邈和孙礼二人,丁字号房中五人相处融洽。
 
    平稳的过了几个月,每月都有人给自己汇报带方城里的一切近况,不过这个月怎么到了日子没人,李林知道许亮的秉性,为人是非常有准则的,说是每月那一日派人来,就绝对不会错,这也是李林能将带方交给他,不是太史慈,不是赵虎,不知侯宇却让他县令的原因。
 
    敏锐的李林问道了一丝不对劲,近几日几个辽东郡本地的大族子弟也纷纷跟管宁告假回家,李林心里更加的觉得反常了。又过了三日,送信的人还是没有来,李林心中万分焦急。
 
    是夜,管宁忽然来叫自己,李林满头问号的见了管宁的房中,这可是自己第一次来管宁的书房,平时若不是上课,不是在后堂见他就是在食堂见他。
 
    李林很有礼貌的敲敲门,管宁闻声道“进来吧。”
 
    李林推门缓步走进,深施一礼道“老师,我来了。”

欢迎转载九号彩票登录地址导航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九号彩票登录地址导航 » 当然是开心的要死恨自己这一帮刚刚相交没多久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