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原材料采购以及销售来路不明的珠宝常年游

分享到:
 “阁下?”
 
    彻底屈服于疲惫而几近崩溃的面孔从车厢里探了出来,以体力旺盛出名的龙族会出现这样的失态,在这个世界实在是不多见。
 
    “真是没用啊,尼德霍格。干脆地改名叫【渣渣】如何?”
 
    “那种弱爆的名字绝对死也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无能无脑】或者【象鼻虫】也挺不错,我觉得都挺适合你,选择一个、放弃另一个太可惜也太麻烦了,慷慨仁慈的全部赐给你吧。”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车厢地板物体反复滚动的声音给旅途的空气增添不少欢乐和苦恼的奇异混合气氛,不懂其中内涵的飞禽在悲惨的喊叫声中纷纷振翅逃离。
 
    “那些算式什么的太难搞啦!数清楚天上的星星有多少都比这个简单!!”
 
    这个比方打得多少有些夸张,而且这种让性癖取向偏离正常的老男人脸红心跳的撒娇态度算是怎么一回事情?这个问题应该优先解释才对……
 
    “快速凝聚玛那,同时模拟构想出最大可控范围内风向路径,压缩加速……脑袋真的会烧开耶!”
 
    “看起来,难度确实很高啊……”
 
    “是啊!没错!”
 
    “把草履虫的问题交给智能连单细胞生物都不及的你,果然是错误。”
 
    “不对!为什么是单细胞生物的智能!而且我的程度也明显动了手脚吧!”
 
    “那个脑袋里装的东西连有机物都不是吧,应该塞满了无机物组成的垃圾才对。”
 
    “这连生物都不是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日光照耀着马车里撒娇卖萌的风景,一团光线无法侵入阴霾缩在马车的一角,隐约能看见一截短小肥胖的手指在地板上不停的划着圆圈。
 
    “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没人注意么……侏儒本来就容易被人忽略嘛……”
 
    阿尔贝利希被无视的抱怨对他本人可能很沉重,似乎丝毫不能影响到这个充满了各种欢乐的旅行团队今天也一如既往的散布诡异。
 
    ――直到森林边缘窜出那个身影为止。
 
    马车上的三个生物中的两个个体早就注意到有【什么】在靠近,和马车交会的时间也早就计算好了,更重要的是――接近中的那些【东西】对他们根本无法构成威胁。
 
    左手驾驭着既不减速也没有闪避的马车,右手抓过车架上放着的绳圈抛了出去,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后,那个打了活扣的绳圈套住了即将被马蹄踩进泥土里的不明身份者,在完全不像是少年人的臂力拉扯下,落进了李林背后的车厢里、尼德霍格已经展开的臂膀里。
 
    “先应急处理一下,其他稍后再说。”
 
    扑鼻的血腥气、急促地呼吸节奏、紊乱的脉搏震动、斗篷上可疑的深色污渍――无需进一步进行详细的伤口检查,也足以确定这是个重伤者。放着不管的话不用多久就会没命,只是救助这种身明显会带来麻烦的家伙显然不符合李林的作风,他究竟在想什么又知道了什么呢?
 
    虽然抱持有疑惑,尼德霍格和阿尔贝利希还是手脚利索的取出放置急救药物器械的小木箱,准备按照出发前李林教授的那些应急处置措施进行处理。
 
    揭开斗篷连帽的一瞬,类似哀鸣的尖叫震动了森林大气。
 
    “女……女女女女……女的!!!”
 
    慌乱的不只是声音,随时能捏碎岩石的的手也颤抖个不停。
 
    “闭嘴,这点小事大惊小怪个什么。”
 
    “可是……女的……胸部……”
 
    尼德霍格的思维已经乱套当机,组织起有条理的言语都相当困难。
 
    “少罗嗦,马上处理伤口。”
 
    没兴致对尼德霍格的童贞标签去吐糟,李林现在没有任何时间精力可以浪费在这上面。
 
    不明身份女子冲出来的那边树丛喷射出大量的泥土、树枝、树叶,两团快速掠过地面的黑影裹挟着腥臭的风,撕开烟尘碎屑朝着马车直追了过来。
 
    %%%%%%%%
 
    注1・虚粒子:虚粒子是指在量子力学中,一种永远不能直接检测到的,但其存在确实具有可测量效应的粒子。
 
    注2・荷电粒子炮:荷电粒子炮(chargedparticlecannon或chargedparticleweapon)是指电离的带电粒子利用加速器将其加速打出以其破坏敌械的武器。
 
    在今日科技已经能做出具破坏力的高能加速器,但因为难以小型化,所以仍是科幻作品里才会出现的武器。
 
    荷电粒子炮发射的是带有电荷的粒子团,视种类的不同正电荷或是负电荷都有可能。一般使用线性铁氧体磁场感应加速器来产生高速电子束,绝对速度为每秒30万公里。
------------
 
7.精灵(二)
 
    “蓝眼毒狼?”
 
    阿尔贝利希的语调中饱含着惊讶,因为原材料采购以及销售来路不明的珠宝,常年游走于各种环境以及法律边缘的侏儒一眼就认出了那两头脑袋上长着四只蓝色眼睛的类犬型生物是什么。
 
    ――栖息在南方的有毒危险种,爪牙上都有麻痹性的毒液,只要被这些四脚畜生在身上划破点皮,就算是再怎么身强力壮的男人也很快就会动弹不得,任由蓝眼毒狼把他吃的一干二净。
 
    兽的恶臭直冲鼻腔,惊讶了那么一下的阿尔贝利希对嘶吼着扑过来、毒液和唾液从嘴角一直挂到脑后的的两头愚蠢野兽投去怜悯的一瞥。兽的咆哮刹那间切换成了垂死的悲鸣,皮肉的焦臭和猩红色液体飞洒出的腥味溢满空气之中。
 
    无数毛发般纤细的细丝从马车延展开,散发出恶寒缠绕着蓝眼毒狼的躯体四肢,看似毫不起眼随时都会绷断的细丝勒紧、分开毛发皮肤,截断切开骨肉内脏,在狼的躯体四散崩溃之后,所有细丝一齐缠紧尚算完整地头颅,从口中、耳中、眼中、鼻孔中、脊髓、血管、骨缝一齐涌进,直刺进还未死掉的脑髓。
 
    “原来如此,【仆从契约】……是使魔啊,那么――”
 
    内容不明且语调随意的话语,李林的死亡宣判。
 
    由纳米机械虫组成的发丝开始以肉眼无法窥见的高速震颤,超高速的信息流顺着使魔脑内的【契约刻印】咒法阵从一个脑髓灌输进远方的另一个脑髓,只过了两、三秒,毛骨悚然的嚎叫从森林西南方传递了过来,急促短暂的惨嚎持续了不到一秒就戛然而止。
 
    “很好的过载烧掉了呐。”
 
    在惨叫窜起之前,纳米机械虫反馈的信息就已经给那两个使魔契约者的人生划下了休止符。根据反馈显示:契约者的大脑――也就是李林所理解的主计算机已经因为无法承受从沿着执行终端――使魔大脑里的契约刻印处逆流过来过量的垃圾信息而崩溃了。
 

欢迎转载九号彩票登录地址导航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九号彩票登录地址导航 » 因为原材料采购以及销售来路不明的珠宝常年游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